媒体关注
【南湖晚报】孩子父亲不容乐观 爱的力量不断汇聚
上海知名烧伤整形专家赶来与嘉兴医生一起对伤者进行会诊
发布时间:2017-07-12 10:15:41  访问量:

 res02_attpic_brief.jpg

res01_attpic_brief.jpg

《沙县小吃店煤气爆炸 一家五口受伤》

后续报道

N晚报记者     摄影记者 田建明 通讯员 宋江胜   

在煤气爆炸事故中身受重伤的高忠展一家,依然牵动人心。

记者昨天了解到,嘉兴市中医院邀请上海医疗专家,会同该院医生对4名伤者(高忠展及其3名子女)进行会诊,并对其中1名孩子实施手术,另1名伤者(高忠展妻子唐新花)在嘉兴市第三医院接受了手术。

目前,除了高忠展,其妻子和儿女生命体征趋于稳定,不过,都尚未脱离生命危险。

至于横亘在这家人面前的巨额医疗费难题,线上线下的爱心力量依然在汇聚。截至昨天下午530分,仅线上,已筹得善款金额累计1152038元。

朱世辉为高忠展2岁的儿子看诊。

未脱离危险

昨天的嘉兴市中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外,依旧是熟悉的场景,从福建老家陆续赶来嘉兴的高忠展的亲属守候在此。家属休息区的墙角边,摆满了桶装方便面及简单的生活用品,自76日上午高忠展一家五口出事以来,亲属们在医院几乎寸步不离,日夜煎熬。

上午11点左右,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烧伤科执行主任、博导、主任医师朱世辉从上海赶到嘉兴市中医院,会同当地医生给高忠展及其3名子女进行会诊,并对高忠展的大儿子实施手术,是这位国内知名烧伤整形专家此行的目的。

在医疗接轨上海的大背景下,早在去年10月,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、上海长征医院、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与我市第一医院、第二医院、中医院共同成立了八大联合诊疗中心,烧伤联合诊疗中心就是其中之一。

嘉兴市中医院这次邀请朱世辉赶来,也是为了让高忠展和他的孩子得到更好的治疗。

就在高忠展的大儿子被推进手术室时,在一两公里外的嘉兴市第三医院,孩子的母亲唐新花也正在接受手术。而在前一天,高忠展的大女儿和小儿子也接受了一次手术。4人接受手术的目的,主要是清创、去除坏死组织,为之后的皮肤再生及植皮打下基础。

下午1点半左右,高忠展的妻子、大儿子相继被推出手术室,手术进程顺利。

对于会诊和手术情况,朱世辉这样介绍:高忠展伤势最为严重,全身98%的面积深度烧伤,且脏器受损,生命体征不稳定,虽经前期治疗病情得到一定控制,但依旧不容乐观,随时有不治的可能;高忠展的3个孩子,术后生命体征趋于稳定,但不能令人放松,尚未脱离生命危险,因为同样的烧伤面积,孩子受到的伤害往往是成人的两倍。

在嘉兴市第三医院的高忠展妻子,目前生命体征稳定,因伤势同样严重,也未脱离生命危险。

抗感染,是接下来摆在高忠展妻子及3个孩子面前最大的难关。这个过程还是比较漫长的,感染是肯定会发生的,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它控制在一定范围内,一般来说,创面修复到小于5%的面积才算过关  

爱还在汇聚

悲剧发生后,对高忠展一家五口来说,筹集巨额医疗费成了生死之外的另一道关口。

据相关人士保守估计,这家人前期所需要的治疗费在五六百万元。对于这样的天文数字,亲属们能自筹的钱只能说是冰山一角

好在经晚报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后,社会各界纷纷伸出援手,爱的力量汇流成河。截至昨天下午530分,线上轻松筹平台,这家人已得到54944次个人帮助,已筹金额1152038元。

嘉北街道4万元、德元顺传家菜18700元、聪明树幼稚园1万元……来自线下的爱心力量同样不容小觑,截至目前,已汇集20万元左右的善款。嘉兴福建商会目前也在组织募捐。

为高忠展的大儿子做完手术后,朱世辉也第一时间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爱心众筹的消息,很多人出手相助,这家人实在是可怜,最大的也不过30岁,不管希望有多大,也不能轻易放弃。

另外,轻松筹平台按照规定流程,昨天已将善款中的80万元分别打入嘉兴市中医院、嘉兴市第三医院账户。  

痛苦的抉择

 “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关心和帮助。高忠展的叔叔高超跃再三希望通过媒体向社会致谢。侄儿一家出事后他第一时间从福建赶到嘉兴,此时的他满脸疲态。

采访中,高超跃代表亲属向媒体透露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:社会不停地在给我们帮助,筹到这么多钱已经很不容易了,但后面还要花很多很多的钱,一家五口都等着救命,但有限的钱肯定要用在刀刃上。孩子的父亲(高忠展)伤得实在太重,救回来的可能性太小,目前只能建议保守治疗,不要太激进,将更多的钱用在伤得更轻一点的人身上……”

我们商量了好几次,也知道这是个残忍的决定,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,我们只能去面对,有所取舍。高超跃难掩沮丧和痛苦,如果人(高忠展)走了,我们愿意捐出他的器官,让他的生命在别人身上得到延续,也是对这个社会的回报。 

此时,高忠展的二哥高忠流坐在一角,闷闷地抽着烟。虽然不知道高忠展能否听见,但在前一天晚上,他曾来到弟弟的床前,对弟弟说出了这个于心不忍却又逼不得已的想法,说完后便跑到楼外,躺在雨中的草坪上痛哭自责……